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创业故事 >> 大学生创业 >>正文
90后戴威丢了5辆自行车:一气之下2年搞出市值百亿的独角兽公司(1)

1991年,戴威出生于安徽宣城。7岁那年,他被半夜看法国世界杯的父亲吵醒,一来二去就成了C罗的铁杆。


上小学,戴威就在学校组织足球队,在操场疯跑。一跑就是9年。2006年,戴威顺利跑进了当地最好的中学——宣城一中。


高一,戴维给父亲立下军令状“三年后上北大”,就此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,原本视力5.2的他,三年下来竟戴上了500多度的眼镜。


要说人的潜力是无穷的,2009年,戴威一举考入北大光华金融系。在燕园,他如鱼得水“智商与情商并举,学习与社会实践并重”,很快就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,大二就竞选上了校学生会主席。


大二暑假,戴威去学校附近的金和茶餐厅打工。总常听见顾客抱怨“这月流量又超了!”于是,戴威就向老板建议“为何不共享一下wifi?”,老板同意试行一个月。结果第二天餐厅就人满为患,老板一高兴,直接甩给了戴威1000块红包。


90后戴威丢了5辆自行车:一气之下2年搞出市值百亿的独角兽公司


2013年,戴威本科毕业,距离研究生入学还有一年时间,他做了一个不同于大多数人的选择:去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支教数学。虽然父母一度很反对,但最后还是同意了。


支教条件艰苦,地方偏僻,冬天最低气温零下25度,没有暖气,每天伙食只有3块钱。那时,戴威基本上每天就是拿着土豆蘸盐吃。


吃点苦也就算了,关键是还没法洗澡,一个月下来,戴威就觉得自己身上总飘着一股烂咸菜味。


到了第二个月,戴威已经疯了,他相约与同事去县城洗澡。结果一路倒了4趟车,摇晃4个多小时才到县城,回去的时候,戴威再也不想坐车了“买辆自行车骑回去吧。”——这既帮助他在每个周末往返县城与小镇,也陪伴他看遍了青海的壮丽河山,他被这种魅力所折服,“我觉得骑行是一种最好的了解世界的方式。”


结束支教之后,戴威回到北大攻读经济学硕士。


恰逢十一黄金周,大伙提议骑行去西藏,不巧戴威的山地车坏了,只好在图书馆泡了7天。


闲极无聊,戴威突发奇想,“为何不能给骑友租车呢?”与四五个同学一聊,大伙觉得有点意思。有人提议叫两个车轮子,随手在纸上画出一个骑车小人的轮廓。“就叫ofo!”戴威一拍桌子。


项目有了,钱呢?


在一次吃饭时,他得知师弟正在北大校友肖常兴的唯猎资本实习,而这位师弟告诉他唯猎资本刚募资到1.5亿美金,想找一些年轻人做早期投资。


于是,戴威熬夜做了20页PPT。


在师弟的引荐下他们去见了肖常兴师兄,然而,见面聊的都是支教经历,并没有太多讲到项目内容,但最后肖常兴却投资了他们100万元。


买山地车、支付领队工资、做宣传广告、给客户赠送礼品......戴威很快启动ofo的第一个项目“环台湾岛骑行”。


虽然仅仅只是给每个用户送一瓶脉动,但资金压力已然不小。幸好资金上的投入换回了用户量的增长," 三四月份时,我们每天都有几千个用户的增长,但是资金的消耗也非常快。"


一边烧钱,戴威团队一边马不停蹄地寻求下一轮融资。然而,在跑了将近四十个投资机构后,没有一家机构愿意投资他们。" 到4月底的时候,帐上彻底没钱了,大概还剩四百块吧,确实是发展不下去了。"


2015年4月某天,戴威迷迷糊糊来到西五环附近的一家麦当劳,呆坐了一整天。近十名ofo员工的工资已发不出来,更找不到创业的方向和前景,那时的戴威遭遇人生最苦闷时刻。


为了融资,这位手持骑游项目BP的90后创业者此前已奔波数月,但每一次跟投资人聊完都是一盆冷水泼回来,不断调整还是找不到投资人认可的方向,唯一的一个口头协议,最后还被资方放了鸽子。“连续被喷两个月,非常受伤,再有热情的创业者也会迷茫。”回忆起那段艰难往事,戴威十分感慨。


团队何去何从?戴威和联合创始人张巳丁、薛鼎常常在五道口的办公室冥思苦想到半夜一两点,但依然一无所获。


想不出答案,就去骑车,尽管不知路向何处。从五道口到成府路、再到四环,戴威三人深夜里时常骑着自行车漫无目的的闲逛。“骑的时候我们就想,马路边全都是自行车,肯定有机会,这么多人骑车,怎么才能够让他们成为我的用户呢?”


当时讨论了无数多的发现方向,都最后被自己否决,对戴威而言,这种感觉就像做数学题,隐约觉得能做出来,但就卡在关键一步,既痛苦,又有一点点的兴奋在里面。


幸运的是,经过不断地归纳总结,戴威最终明白,“骑游是一个伪需求,自行车最本质的需求还是代步出行,代步这个事儿是真需求,所以慢慢地就想到了共享的方向上去了。”


彼时,戴威刚买的山地车又没了,就在他去食堂吃饭的功夫就不见了“2000块得打多少份工”,戴威心疼得够呛,那已经是他丢的第5辆车,前面4辆更是在北大西门外被直接撬走。


大伙都开他玩笑,“还买不买?”,戴威却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,“为何不在校园里搞骑行,大伙就再也不用担心车被偷了!”


就这样,ofo花了两个月彻底甩掉了骑游项目,转向了单车共享平台。


戴威走遍了北京20多所高校,调研,研制智能车锁,将每一辆自行车装上车牌和共享硬件,忙得不亦乐乎。


但没钱什么也干不了,于是戴威厚着脸皮又去找了肖常兴。为了说服肖常兴,戴威忽悠他说团队找到了新方向,现在自筹了100万元资金,但还缺100万元,想再借100万元。肖常兴师兄的回应是:“虽然我不太看好你这个自行车共享,但经历了失败,你们的团队也有了成长,我给你钱,估值再给你涨一倍。”


其实戴威根本没有自筹到100万,但为了最终的目的,他变通了一下。


而这回,戴威也学乖了,“有钱悠着点花”。


他用20串羊肉串的代价,请中文系的师弟出手,酝酿了两个通宵,搞出一篇气势磅礴的雄文《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!》。


文中,戴维宣布ofo将为北大校园提供超过10000辆自行车,末尾写道“100多年来,有很多北大人改变北大,也改变了世界,这次轮到你了!”


北大中文系的才子果然就是才子,那篇文章当晚就过10万+,一夜刷遍北大校园,”通过ofo公众号,可以注册消费、获取单车密码”。


2015年9月,戴维的ofo微信公众号正式上线,在北大校园铺设了2000辆单车,上线第一天,平台上就接到200多单,这让戴威激动不已。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做的事情是受大家喜欢的、被需要的。

热门排行
每周精选更多>>
每天推荐更多>>
友情链接
小本创业网 Copyright © 2014-2016 by cy.bgpy.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26833号
联系邮箱:zhifeng1217@163.com QQ:542232428